http://www.larasalmon.com

谢文骏获世锦赛110米栏第四这是“后刘翔时间”

  

谢文骏获世锦赛110米栏第四这是“后刘翔时间”

谢文骏获世锦赛110米栏第四这是“后刘翔时间”

  对于谢文骏而言,28岁到29岁的这一年至关重要,甚至堪称职业生涯“转折点”,一如师兄刘翔在同样年纪经历的一切—— “我的终极目标是明年的奥运会,我还站在赛场上也是给自己一个交代,还想拼一下,为了自己的一个梦想。” “我还有更多的空间,但我不想给这个赛季定下一个太具体的目标。我还是练好每一堂课,然后做好一些细节上的改进,去提升自己的空间。如果说自己达到了一个水平,那么成绩就自然而然跑出来了。” 这其实是谢文骏第四次参加世锦赛,却是第一次真正感受决赛圈的滋味。但当谢文骏在为自己正名后,他并不满足,他还希望能够冲击奖牌。 在“后刘翔时代”,谢文骏终于用这样的一场决赛发出了一个信号,中国的110米栏并没有彻底掉队。 “今年状态出得有点早,从7月份开始有些下滑,3场比赛都是在13秒40左右,自己就有些焦躁。在钻石联赛决赛前,我把脚崴了一下,导致这次比赛前就没怎么练,体能储备有些不足。” 作为中国110米栏目前的领军人物,他不必背负外界过高的要求和期待,还可以利用更好的训练资源去创造更好的成绩。 在半决赛上,当谢文骏在第二个小组出场跑出13秒22之后,他其实已经完成了自己来到多哈所设定的最初目标——跑进决赛。 “教练其实没有让我改变特别多,因为技术已经成型了。他还是从细节入手,对一些栏上的小动作进行调整。这些还真的需要慢慢来,现在只是刚刚开始磨合。” 职业生涯后期饱受伤病困扰,豪赌“七步上栏”改变技术,只身一人背负中国110米栏的希望,然后,他们都迎来了“重生”。 谢文骏说,过去的这半年时间,他最大的不同就是心态更稳,“可能自己和苏炳添这两年的状态有点像吧。” 谢文骏口中的这个“改变”就是选择在去年12月跟随名将梅里特的教练安杰瑞斯。接近10个月的时间里,安杰瑞斯除了强化谢文骏“七步上栏”的起步技术,就是帮他完善一些栏上的细节。 事实上,谢文骏的身体状态并不算太好。他经历过数次伤病,而“后遗症”造成他大腿后肌时常会有反应甚至拉伤。曾有一段时间,谢文骏还被查出腰椎峡部裂开,一度被判定职业生涯已到尽头…… 几个月前,多哈亚锦赛的13秒21帮他打破了刘翔曾经创造的赛会纪录,而上海站的13秒17又再次提高了个人最好成绩。 “今天,大家也看到了很多高手和我同在一组,能跑出13秒22的成绩自己非常满意,能做的都做到了。”说这番话时,谢文骏已经确定能够站上决赛的舞台,并且已经创造了历史,成为中国短跨军团里第五位闯入世锦赛110米栏前八决赛的运动员。 当然,如果只看成绩,就算是同时期,谢文骏和刘翔依旧还有很大差距,他在世界赛场上的成绩也远没有刘翔那么辉煌。但谢文骏的努力和执着,却从没有输给过刘翔。 “我觉得先回去总结一下自己不足的地方,还是要有些改变,今年的改变看到了成效,但还是有不足,如果想要竞争奖牌,起码要跑到13秒10左右,慢慢往前走吧。” 虽然没有能够最终赢得奖牌,但是谢文骏已经拿下了中国军团在世锦赛110米栏历史上的“个人第二好成绩”,超越了史冬鹏的世锦赛第五名,仅次于刘翔。 北京时间10月3日,在多哈的哈里发体育场里,谢文骏终于站上了110米栏的决赛跑道,并且最终跑出13秒29,创造个人世锦赛最好成绩。继刘翔在2011年大邱世锦赛上收获银牌后,这是中国选手时隔8年再次进入110米栏决赛。 值得一提的是,在这个赛季里,谢文骏参加了国内外大大小小的13场比赛,凭借在钻石联赛中稳定的发挥还首次获得了参加年度总决赛的资格,暑期特征课程优惠来袭。并最终名列第五。 要知道,在谢文骏志气最高、斗志最旺的那些年里,他曾经三次站上世锦赛的舞台,可是都没有能够冲进决赛圈。 第四名,这已经是距离领奖台最近的名次。要知道,当刘翔在2011年大邱世锦赛上闯入决赛并收获银牌后,中国选手在世锦赛中就再未进入决赛。时隔8年,谢文骏成为再度闯入110米栏决赛圈的那个“飞人”。 “很长一段时间,我的成绩一直在13秒30徘徊,后来的比赛成绩又有一些退步。我当时就想,与其这样下去,还不如做一些改变。” “在美国的冬训,我的训练成果还是很满意的,所以现在我还想和世界顶尖选手看齐,差距还是不小,但我想努力赶超他们。” “对于中国运动员来说,我也到了退役的年纪,但我还想再拼一下,为自己正名。”过去几年饱受身心伤痛和焦虑的谢文骏曾经告诉澎湃新闻记者,他之所以没有停下来,“只是因为自己的梦想还在。” 但回顾谢文骏的第一次世锦赛决赛,作为29岁的“新人”,他多少还是有些紧张——枪响之后,在第二道出发的谢文骏起步并不理想,不过,他在后程的发力帮助他开始追赶对手。在最后的冲刺阶段,当谢文骏超越了西班牙选手奥尔特加之后,他的成绩定格在了13秒29。 29岁的职业生涯后期,谢文骏确实迎来自己的又一个高点,这对中国短跨运动员来说,并不容易。谢文骏格外珍惜现在的这份激情,以及手握的机遇。他对自己有了更多要求和更高的期待,但并不想急于求成。 “我希望这是一个新的开始。”今年5月在上海,谢文骏留下了这样一句期待,而如今看来,谢文骏真的有机会开始他的“二次加速”,这场决赛给谢文骏带来的不仅仅是成绩,更是信心,他表示在东京奥运会上能获得理想的成绩, 在多哈的决赛之后,回顾自己的这个赛季,谢文骏也承认比赛中有很多惊喜和进步,但同样也有不足和遗憾。 选择“七步上栏”是谢文骏的一次豪赌,他知道技术的改变有多难,师兄刘翔曾经在尝试“八改七”,但肌肉的更高要求让存在伤病隐患的刘翔最终倒在赛道上…… 当谢文骏和澎湃新闻记者谈起这几年的心路,并不讳言内心的动摇。毕竟,运动员很难接受成绩常年徘徊不前。 “决赛表现一般吧。半决赛后,我是想以一个更加拼的跑法去比,但是拼得有些僵硬了,有些小的遗憾。赛前没有想去拿第几,结局还算不错,算是给我一个鼓励。” 2013年在莫斯科,23岁的谢文骏连预赛都没有过关,但那时年轻的他第一次参赛,世锦赛只是学习和历练;2015年在北京,自己的家门口前,谢文骏在半决赛上失利,彼时,他显得有些失落,毕竟那是一次证明自己的最佳机会;两年后的伦敦,谢文骏又折戟半决赛……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